露语露中文翻译之三 《起死回生》 第一章 (蠢,注意..).


翻译已授权~~ ^ ^

老话一句.....转载不可....

那么,开始蠢吧....


题目:起死回生(直译是使人起死回生的感觉)
章节:第1章
作者:Diaspro.
引述: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出处在此http://diary.ru/~hetalia/p57564463.htm

原作:Axis Powers Hetalia
CP:露中,白鹅出没
体裁:angst, romance, humor
状态:连载中
篇幅:中长
年龄限制:PG-13
免责声明:我不是主黑的,向本家致敬!
敬告:拍砖随意。
作者的话:连续的粉红光波(|||||)。“所有男人,都像孩子。”(引文)
资料:文中的潜台词中有包含俄中一段比较长的时期的关系发展的内容……维基可以帮助你们……

(来自维基的资料)
1969年,中/苏两国军队在大曼斯基岛(珍/宝/岛)沿岸以及/哈/萨/克/斯/坦/的Тасты河(这哪条河..)和扎拉那石科里湖(中/国称/铁/列/克/提/)附近地区发生了边境武装冲突。(查了一下维基俄语...好吧熊家的说法和咱们这边完全不一样...=。=~ 总之蠢死了...)

俄/中/关/系的特点在于持续的高度活跃发展,一个健全的法律架构和广泛的体制结构的双边互动以及全方面的积极沟通。
——引自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耶维奇•普京的一篇论述俄中关系的政论。


全原文地址在此http://www.premier.gov.ru/pda/visits/world/95/info/1913.html
——如果想研究的话 尽情地去谷歌吧,少年!!(你滚!!)

第一章

“我应该不止一次和你说过,要穿得暖和些。”伊万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王耀,深红色的高领毛衫,松垮垮的米色长裤被一股脑地塞进了秋靴里,“我这里都已经零下15度了,我可不乐意看到你生病。”
“别说得好像感冒是件多么大不了事情似的……阿鲁……”王耀的反驳带着不自然的停顿,很轻也很安静,就连踏雪的沙沙声也能轻易将其掩盖。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伊万走了过来,这样的场景已经重复了很多年,频率也因此变得和日常琐碎没什么区别。伊万习惯如此,并且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温热的大衣划过冰冷的空气降落到王耀肩头,他摘下自己的长围巾并用它们将王耀包得结结实实。衣服虽然大得滑稽略显累赘,但却起到了很好的御寒效果。

它也很可靠。

“如果在我的边界上染上什么病的话,即便是流感,也绝不是小事。”伊万微笑,顺势把王耀的包袱甩过肩头,精神抖擞地朝着自己家的方向昂首阔步,“你应该去问问弗朗西斯和路德维希,他们会用通体染红这种字眼来告诉你,俄罗斯的冬天是怎样的。”
“你没有冻到吧,阿鲁?”王耀跟在伊万身后拉大自己的步子,勉勉强强,因为他根本就不可能把自己的脚印重叠进同一个雪坑里。可是既便如此他还是在很努力的尝试着,汗水很快湿透了里衣,更别说他还裹着某人给他包上的大衣。

“不用担心我。”

一路上王耀不停地四面环顾——广阔的雪原被暮色笼罩上了昏暗而虚幻的青蓝色,黑暗中多刺而乌黑的树木挂满了冰凌……视野一片昏暗不清。距离上一次到访这里已经过去多少年了?王耀呼出白气,他走在及膝的雪地中,和伊万一起在大片的农庄里跋涉了很长时间,双脚早已没了知觉。

“快到了。”伊万把包袱从左肩挪到右肩,指着远处微弱的灯光回过头来。
“明明还远呢,阿鲁。”王耀疑惑地回应道。他缩缩脖子把脸埋进伊万的围巾里——有一股淡淡的好闻的味道——就像是烧烤某种东西发出的味道。恩,没错,但是要说这到底是什么味道,王耀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

“我家的冬天其实还有一个险恶的特点,你应该知道的,如果你在雪地里保持三分钟的静止,你就会被冻在那里。”
这话听上去令人有些不寒而栗,于是他们加紧迈开步子继续前程。眼前高大的双层楼阁完全由原木搭建而成,错落有致的拼接方式将一切寒冷隔绝在外,屋子也因此显得非常温暖。阁楼里通着电和自来水,最显眼的地方还安装着与众不同的白色巨大电磁炉子。

“您好。”娜塔莎从临边的屋子里走了出来,轻轻地向走进来的人鞠躬。
“洗澡水放好了,晚饭马上就会做好。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继续站在那里了好吗?”她毫不遮掩句尾的强硬,并用吊起的嗓音加以强调说明,射向伊万的目光几欲将其刺穿——这表明她现在极度愤怒。而伊万只是保持着一贯的微笑,不为所动地帮助王耀脱下大衣。

“她怎么了,阿鲁?”确认娜塔莎已经从门后消失,王耀这才开口,小声的表示着自己的关心。
“吃醋了,”伊万把手放在了王耀的后脖颈上,后者显得有些困窘,伊万把这一切尽收眼底,手却不依不饶地滑进了王耀的毛衣领子,“……她害怕我们再度相爱。”
“这种事情不可能,阿鲁……”
“那你脸红什么?”布拉金斯基温柔地笑着,回答就好像这屋子里暖和的空气一般宁静却又暧昧不清。他的另一只手抬起了王耀的下巴,俯下身子慢慢靠向他的脸。
“万尼亚……”

巨大的刀子撞击菜板的响声宛如一颗塑胶炸弹冲破屏障,男人们被吓得哆嗦了好一下子,“你,伊万•布拉金斯基!要是再不放开我们尊贵的客人的话,就不用等晚饭了!”娜塔莎暴怒的声音只比爆炸声慢了零点零一秒。

伊万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扫兴,或许还有无奈认罪郁闷之类的很多感情,他摊手耸肩表示屈服:“那这样的话我们去浴室,这总行了吧?”象征性的问号,万尼亚推着王耀的肩膀,赶鸭子似的将他推进浴室。

“她是怎么知道的,阿鲁?她明明是在另一个房间的啊,阿鲁……”王耀还处于深深的震惊中,他扯下自己的头绳,长长的黑发散落在苍白的肩膀上,发出柔和的光泽。
“恩,这是她早年养成的习惯,”布拉金斯基一边回答一边认真地把脱下的衣服折叠整齐,“但是她很善良。作为妹妹和女性,她都是很出色的。

王耀瞥了一眼伊万,这种翻旧账般轻浮的口吻让久违的醋意不经意地翻腾到嘴边。可是我已经不再爱他了,阿鲁——他天真地想着,并且自以为已经为接下来的坦诚相见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可是当视线瞄到伊万裸体的时候,他还是心动了。心跳声在突然间变得太强太快,他压低声音试图掩盖噗通噗通的节奏:“当然,你说得对,”他走向蒸汽浴室,房间里的热度让他全身冒汗,“你知道么,我想告诉你,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这次来,是上司的要求,这一次他想让我和你建立牢固的科学的关系,阿鲁。”

“别这么说,”万尼亚靠了过来,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肩膀。
“我们已经爱过一次了。如果我们又不得不拿起武器面对彼此怎么办,阿鲁?”
“那我会马上砍掉自己的手。”布拉金斯基平静地回答道,“你应该知道的,对吧?就像这样……”

温暖的手掌顺着王耀的右肩切下,滑过胸口,最后瞄准了心脏。在那里,他感到了强而有力的跳动。
“太残忍了!”胸口轻点的压力莫名得让那里一阵发紧,“你放开我,阿鲁!”
他张口抱怨,大脑中仅存的合理推断和逻辑在一片混乱中浮萍般不能自已。而那些,分明是他整整花了一年时间才整理好的词语。

这让伊万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想抡起胳膊狠狠搧面前人一个耳光的欲望。动作比思维更快一步,胳膊已然抬起,却又在半空中凝滞,仿佛有无形的力量迫使他无法继续这个动作。如果他面对的是托里斯,伊万敢直言说自己铁定会把他的胳膊打到脱臼,然后再和他彻夜地激烈地做爱。托里斯是个很强的人,很强,也很执拗。但是小耀不是,如果说伊万对托里斯的感情是强烈的直至烧灼内心的疯狂,那么当他面对真心爱着的王耀时,这又转而成了胆怯而温柔的莫名其妙的心绪。
伊万很吃惊,因为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需要再考虑一下,阿鲁。”
“给你三天时间。”伊万选择妥协,他终是放开了王耀脆弱的双肩,自顾自爬上了第二层的架子。
“为什么是三天,阿鲁?”王耀看着这个伸开四肢随意躺下的男人,叹气,走到下层的架子边躺了下去。浴室里太热了,他的长发耷拉在肩头,看样子都可以拧下水来。
“三天以后是新年,在我家,新年快来的时候人们会事先想“你想怎样庆祝新年,你对他有什么期待。”布拉金斯基边解释着,边拨开前额沾湿的额发。
“新年前夜你想要什么,阿鲁?”
“如果我现在就告诉你其中细节的话,你大概会把架子弄脏的吧^し^”伊万用一个灿烂的笑容给了王耀一个明确的暗示。
“万尼亚!”王耀脸红了,他气愤地爬上架子,“你开什么蠢玩笑呢阿鲁!”
“给你什么样的扫帚啊?这不是玩笑。”
“木头的!”王耀吼道。

为什么伊万要这样和他说话?

王耀想到以前,那时候虽然他们一同被欧洲和美国紧逼,但却完全不用为彼此担心。因为思想让他们彼此认定和相信,他觉得,然后的最后,最后的他们,会夺取一切。
对此他一直深信不疑。

只是后来,他向自己的爱人开枪了。

那时候王耀不曾明白,明明中弹的是对面的人,可为什么自己的胸口也蔓延上了撕扯般的疼痛。后来他将这一切怪罪于枪支的后座力,而事实上他不明白的东西远远不止这一件,比如,为什么事到如今,记忆中那双紫色眼睛里的泪水依旧如此清晰;为什么直到今天,他还时不时觉得自己早已空无一物的手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紫色的泪滴已经结冰,枪口的热度烫穿冰雪扎入地底隐然不见。现在不是从前,从前没有后来,而此时此刻,眼前的伊万正用胳膊抱着扫帚走过来——

就像抱着一束花。

“总之你最近过得怎么样,阿鲁?”王耀决定要把话题转到更加和平的一面,于是他又回到架子上趴了下去。
“听话,亲爱的长官,把宝贝都扫到一起,然后清理掉,诸如此类……我很需要你。”布拉金斯基平静地命令道,还不时用扫帚把轻轻地敲打着王耀线条优美的后背。转移话题虽然不成功,王耀还是有些暗自庆幸,他庆幸伊万没有看见自己因激动而涨红的脸。不,他很快就知道了,那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他背上的伤口被伊万敲疼了。过去的老伤口在隐隐作痛,即便是现在但是他不认为伊万会足够聪明到在公共场合公开表明他们的感情还没有变冷(翻译的家伙不明白这一整句话|||待我找时间问卡佳|||),也不只是公开表明这个,还有公开表达要把所有抢走的东西归还的意愿。但是,也只有伊万可以这么做,他从不在这个方面向王耀伪装,某个时候正是因为这种性子….哦,也不是为了这个….王耀这时才发现,他的双颊上流下来的不是汗水,而是泪水,他才发现….

“有虫子粘到你身上啦,”伊万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认真地将那个小家伙从王耀的锁骨上取下。他的手指划过王耀的肩胛骨,那里的肌肉瞬间紧绷,“你变得壮了一点了嘛。”说这话的时候,伊万的脸上还带着莫须有的惊奇和浅笑。

“啊,不止呢。”王耀回答道,身体却不自制地颤抖起来。
“唉?你怎么了?”万尼亚看着王耀美丽的肩膀在自己眼前微微发颤,不由得惊慌失措。他立刻将王耀了抱过来,把这个正在哭的小家伙安放到自己腿上,“你看看你,我都已经发誓过,不再让你掉眼泪了。”
“笨蛋!”王耀把脸埋在了伊万宽阔的胸膛里,抱住他强壮的身体。
“我是觉得,你已经给自己决定好了……”
“什么?!”王耀的身体一个激灵,但又迅速地平静下来,“不不不,阿鲁,你说过我有三天的考虑时间的阿鲁!总之,放开我!”
“别……别……”
“什么?”
“别乱动。”伊万好不容易挤出这句话。

洗完澡换了衣服,两个人终于走出了浴室。
“哟,总算出来了,我都以为你们要烂在里面啦。”娜塔莎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春光满面的伊万和一脸臭相的王耀。两人就在这样的目光下入席就座,开始狼吞虎咽地摄取餐桌上的蔬菜和烤肉。
“哥哥……”美丽的姑娘胳膊肘支在门框上。
“什么?”
“你的表情为什么这么满足?”姑娘用手指着王耀的脸,“你是不是让他弓了很长时间的身子?”
“还没有呢,”伊万笑着抢先回答,顺势轻拍着王耀的背,帮助他把溜进气管里的热汤咳出来。
“什么叫「还」没有??”王耀和娜塔莎同时吼了出来。淡金头发的家伙只是冷笑了一下,把叉子戳进了面前的土豆里。

待续。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2009-08-12 : 废柴翻译 : 留言 : 3 : 引用 : 0
Pagetop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千呼万唤始出来啊TvT
话说这篇好像是我当年好奇的偷窥露家网站的时候强迫谷哥生产出眉毛文版本然后自己拼命脑补的文???O_O
果然谷哥你欺骗了我很多次……
大人你美死了!!这姑娘太有爱了哦不过我还是没看懂浴室里的……扫把????是水管家的风俗……么????
2009-08-12 20:38 : 泪崩中 URL : 编辑
唔~
扫把...其实联系一下上下文...伊万是想要NINI打扫的不是吗?(虽然根本没弄脏但是...是暗示...?)
2009-08-13 10:23 : 阿席 URL : 编辑
为啥会有扫把?
不过娜塔那句“弓着身子”……好经典……
2009-08-24 23:00 : t27 URL : 编辑
Pagetop
« next  主页  prev »

Это я

shidamonze

Author:shidamonze
想了想还是把头像用回来了- -
shidamonze☆gmail.com

使用语言:
中文
Русский
English
2017.11.7

Привет~!

链接正在整理中=3=

 

只要现在 我会回来

Подсолнух

豆瓣

 

=3=

五月师父~闪亮..

老爸= =

娘子=3=~~

Катя

Маша

子包~~我们深爱着Z神..

 

偷窥,надо~

李老师

开膛王子

婷婷

阿绿=3=

十二姑娘>w<

~suki~=3=

三井雪媛~=3=

罗兰=3=~

 

10年而已嘛~

豆子姐

三哥.....!

大哥

幺弟

花花

蠢神双子

小S

五哥!

桐子~

 

过去现在和将来~

E姐姐~好文艺

醉鳳親~~=3=

意呆

大受眉毛子~~

最终KY蓝蓝路

幽幽子.... 伪LOLI大叔属性

亲分~~

Zektbach~=3=~

Калякай~=3=

Вы здесь~

Мир?

露爹加油超过妹子!!(被妹子T飞)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