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语露中文翻译之四 《起死回生》第二章 文艺风完美男人伊万注意....


翻译已授权~~^ ^

我再次耐心地叨叨几句嘻嘻嘻~~ 本篇文艺啊~ 韩剧男主角伊万出没~~~
雷的同学请.....右上角点叉号不要等到看得不舒坦了再背过身去开骂OK?
转载继续禁止 跪地~~~

可以接受的同学请继续吧嘻嘻嘻!!



题目:起死回生
章节:第2章
作者:Diaspro.
引述: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出处在此~
http://diary.ru/~Hetalia/p58055314.htm
原作:Axis Powers Hetalia
CP:露中,白鹅出没
体裁:romance, humor
状态:连载中
篇幅:中长
年龄限制:PG-13
免责声明:我不是主黑的,向本家致敬!
敬告:拍砖随意。
作者的话:玫瑰色光波以几何学级别的速度扩散开来嘻嘻嘻。
资料:文中的潜台词中有包含俄中一段比较长的时期的关系发展的内容……维基可以帮助你们……
大家都记得2005年/俄/中/两/国/签订了关于解决两国有争议的边界问题的合约吧,并且同年两国首次进行了联合军事演习。


俄/中/关/系的特点在于持续的高度活跃发展,一个健全的法律架构和广泛的体制结构的双边互动以及全方面的积极沟通。
——引自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耶维奇•普京的一篇论述/俄/中/关/系/的政论。

第二章

散发着寒意的月光将玻璃窗狭长的光影投射到地板上,暖炉微弱的火光排挤着夜晚的清冷,屋子里透着丝丝摄人心魄的凉。王耀在恍惚间从梦里醒来,尝试性地把脚伸出被褥,随即又条件反射般缩了回来。是的,这地方实在太冷了,甚至冷得有些不可思议。王耀皱了皱眉,把脑袋往身边人那舒服的怀里靠了过去。舒服的……怀里……唯独可惜的是,那些残余的美梦惘然似已被狂风刮走了去。略微抬起下巴,王耀在视线顶端不出意外地看见了睡容安详的伊万。此刻他正侧躺着,一只手还环住了自己的腰。眼前这家伙的睡容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连隐约间的疲倦都让人怀念。黑发男子不自觉地舔了一下自己微微发干的嘴唇。为什么哪怕是此时此刻,这个男人依旧能保留着令人预料不到的好看?记忆里这个人分明经历了很多的痛苦,目睹并亲历了无数场战争——可是就是这样的他,却拥有着这样一张没有皱纹的,完美精致的脸,这一切真是太不符合逻辑了。

“趁着他还在睡着,再这样子多躺一会儿吧……阿鲁。”不自觉的笑容爬上唇角,王耀试图将脑袋在布拉金斯基宽阔温暖的胸膛上挪出一个自觉舒适的角度。
“就一会……”

起初他是这么告诫自己的,但是不知不觉,他又回到了梦乡。

时近中午王耀再度睁开了眼睛,他一个人坐在床上,伸手摸了摸身边早已变冷的床榻,阳光射穿了玻璃窗上的冰花,长方形的光影悄然间退到了墙角。

“啊?”
“哦!你起来了。早上好啊,小睡虫。”门边传来了伊万的声音,而本人也紧随其后。他停步在床边的小桌子前,不紧不慢地将两个盛着茶杯的小托盘放正摆好。热茶蒸腾着白气袅袅直上,伊万向一边歪着肩膀揉了揉脖子,这个动作看起来很吸引人……随后他在床沿边坐了下来,伴随着轻微的摇晃。

“唉,整个肩膀都疼。”他说。
“嗯嗯嗯?肩膀?”王耀惊异地扫了伊万一眼,随即强迫自己从暖和的被窝里爬出来更衣。
“啊哈,我只是好久没有用这个姿势睡觉了。”伊万的声音很低,这让王耀觉得有些气恼。要知道如果他今天早起一会儿,哪怕只是一会儿,伊万就不会知道他们昨晚保持了怎样的一种姿势了。
“今天我们干什么。阿鲁?”王耀回头捧起杯子温暖自己的手。伊万笑笑,透过自己浓密的睫毛看着黑发男子。
“我打算去滑冰。顺便继续昨晚我们没有谈完的话题。”他说。
“好吧,滑冰鞋我带着了,阿鲁。”

为什么他们又睡到了一起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耀拧起眉头冲着倒映在杯子里的自己默默无语,片刻后他将这个幻影吹散,抿唇贴上杯壁,腾起的热气里有着难以言喻的芬芳。

昨晚,挂钟提请众人,是该入睡的时候了。伊万要求王耀上楼到自己的房间里睡,他叙述的时候摆出了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而理由仅仅是因为那里有一个暖炉。出于礼貌和谦虚,王耀拒绝了,在他的概念里自己是客人,自然不会也不能和主人抢地方睡。娜塔莎半路插进来说,我们有给客人专用的房间,只是那里朝北,到了晚上会很冷。

“这话说的太夸张了,阿鲁。我在那里会睡得很舒服的,阿鲁。”王耀在固执己见的同时忽略了布拉金斯基,他可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不等王耀说完伊万就将他打横抱起来带去了二楼——他的卧室。

“万尼亚!我都说过了,把我安置在客房里就好,阿鲁!”
“但是我也说过了,我不想让你生病!”
“那么我就睡地板,阿鲁!”王耀蹲在原地一动不动以示抗议。
“住口!现在我有床给你睡!而你不但不接受!居然还对我说你要去睡那该死的地板?!”伊万一字一顿地说完,转过身去“砰”地一声给门上了反锁,“既然如此那么我就站在这里,站到你睡着为止。”
“你这是限制我的自由,阿鲁!”
“是为了你好。”

王耀一屁股坐到床上,攥紧的拳头容并着委屈和愤怒开始颤抖,他突然又很没礼貌地冲着伊万喊叫:“行啊,好极了!随、您、的、便!”他粗鲁地扯下自己的衣服,费劲地换上了自带的丝制睡衣,迅速地钻进被子里蒙上脑袋转向墙头,一气呵成。
“晚安,耀。”
“晚安……”黑发男子嘟囔着把自己的回应包裹在厚实的被窝里,同时努力使自己因为生气而加速的心跳平静下来。然而只过了一会儿他就后悔了,连带在心底滋生出一阵阵的负罪感。的确,他有必要像这样大吼大叫么?再说了,伊万只是为了让他睡得舒服些……
“万尼亚……”
“你怎么还没睡着?”
“你过来嘛,阿鲁。”王耀从床上爬起来,黑色的眼睛紧盯着黑暗中缓缓靠近的黑色的影子。
“怎么了?”影子在他身边开始说话。
王耀没有回答,他直接抓住伊万的毛衣衣角向上拉。
“你要干什么?”
“给你脱衣服啊,我的样子不像是在给你脱衣服么,阿鲁?”感觉脸上开始发烫,王耀放开了淡金色头发男人的上衣。
“为什么?”
“为什么?脱衣服睡觉啊,阿鲁。”
“我不是……”
“行啦,和我一起睡吧,阿鲁。还有,刚才冲你大吼大叫……抱歉……阿鲁。”
黑曜石的眸子里映衬着金色的温和笑容,一分钟之后布拉金斯基就换好了睡衣,躺在王耀身边准备睡觉。
“这是国境线,阿鲁。它把我们分开,你不许越境!”王耀在自己和伊万之间用手划出一条看不见摸不着的线,随即背过身去,重新用被子蒙住头。
“耀,知道么,它是唯一阻拦我们在一起的东西……”


“唯一阻拦我们在一起的东西……阿鲁……”王耀低声重复着这句话,套上了外衣。
“你刚才说什么?”伊万问道,一个不经意的角度,王耀瞥见伊万正往自己的脖子上缠那一如既往的围巾。
“没,没说什么,阿鲁。”他赶紧转移话题,“我们要去哪里滑冰,阿鲁?”
“就在不远处的森林,那里有个浅水湖,它结冰结得很快。要和我们一起吗,娜塔什(shi)?”伊万扭头对着从另一边的房间里走出来的姑娘发问。
“感谢提议,不过有些迫不得已的原因恕我拒绝,我有些事。”
“明白了。那么,我们走吧?”
王耀坐在一旁含糊地哼了声算是答复,手却一刻不闲地对付着靴子上的搭扣。这双靴子里被塞满了粗厚的毛编袜子,使得一个简单的扣搭动作也变得异常艰难。当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完成工作,满意地抬起头来时,却蓦然发现自己头顶的正上方亮出了一把闪着银光的锋利斧子。娜塔莎轻轻晃动它,转而冲着伊万甜甜一笑,吓一跳的王耀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地去把脚上的拉链重新拉好。
“哥哥,记得砍棵小枞树回来。”阿尔洛夫斯卡娅边提醒着边把那把斧子递给伊万。后者点点头,把几条又粗又长的绳子挂在雪橇车上。他吻了一下姑娘的额头,似有得意地回眸看了一眼正在上下牙战的王耀。

门在男人们身后关上了。

今天的户外虽然阳光普照却依然酷寒难当,皑皑白雪一片银装素裹,看似永恒的宁静在脚下被踩得吱吱作响,冰冷的空气让鼻子失去了知觉。布拉金斯基正步行一线朝着面前墨绿色的针叶林迈着大步。

“还有多远,阿鲁?”
“说不清……我觉得大概还有20分钟吧,”浅月黄头发的男人说着。他回头,发现身后人正穿着娜塔莎的短大衣,看起来十分可爱,“但是我们不会被冻到,因为今天没有风。”
王耀点了一下头,幅度小得只有空气知道。在布拉金斯基看不到的背后,一个压低的脑袋正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脚在雪地里踩出的一连串的脚印。

金属的光芒在冰面上峰回路转,刻凿下道道连接起伏的浪痕,细小的晶莹冰屑在他们脚下四散奔逃。在这冬日的黄昏,苍茫迷幻的暮色将周围的景物笼罩上了暧昧莫名的虚无。有你的手紧握我的时候,那些因褪尽墨色,转而被暗影所腐蚀的森林也变得不再可怕。就是这双温暖而有力的手……冰刀在平滑的冰湖表面摩擦出吱吱沙沙的稀疏碎响,一切在转眼间被急转的尖锐鸣叫打破,然而所有的所有又因为那个人平缓而节奏分明的呼吸声变得柔和。正是这些声音,在这一片荒凉,寂静空旷的空间里,清晰地勾勒出唯独两人的身影。

“两脚分开。”伊万提醒道,他想尝试倒滑,没等应允就自顾自扶住王耀的腰将他转了过来。王耀脸红了,可这模样远观的你恐怕是看不到的。事实上他们这样就好像一对双人滑,而伊万却只是一个劲的沉迷于自己卓越能耐的身姿。你瞧,他可以巧妙地微弯关节将身体的重心转移向任何方向,自由得就像是在清晨的淡蓝色海面上,那抹飘动的柔和的,漂亮的雾霭。布拉金斯基滑冰的时候还有个习惯,那就是喜欢带着浓重的后鼻音哼唱小曲。但是每当王耀和他站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会停下来,挂上自己一如既往的温柔的笑,不时提点王耀在什么时候、应该怎样继续他们的动作。

粗麻绳蜷曲起身子绕成一团,它躺在湖岸上安静地打着小盹:刚砍下来的小枞树,蓬松的树冠和笔挺坚硬的树干——真漂亮。这样令人羡慕的新年树也只有在这个地方才能找到——在这片世代生养它们的土地上。

“你都可以拿到奥运会金牌了,阿鲁。”王耀累得不行,他用手撑住膝盖,在湖的边缘缓缓地滑动。
“感谢恭维。”伊万笑了起来,调皮地绕着气喘吁吁的王耀转起着圈来。冰面上接连荡漾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凑在一起看,这像极了一朵盛开的雪球花。

“那么,回家?”
“我们再滑一圈吧。阿鲁。”

他们因此又一次并肩而立,却不单单是因为彼此的信赖。让对方紧紧牵着自己的手在前面带领,心脏因为激动与负荷几欲跃出胸膛——身前人不知道身后人的极限,而身后人又没法停下步来。寒冷的空气因急速前行的速度抽打在脸上,刺痛提起了脑海中残存的一丝清醒。它们时刻保持警惕,正织丝集网地努力防止身后人跌倒。王耀失望地叹气。寒风卷走了白雾,又转而将伊万轻哼的小曲送进他的耳朵里——这是一段似曾相识的歌,是衣襟被鲜血染得正红之时,是残忍的上司存在之时的歌。

“夏天就这样消散,严寒就这样来临……”

王耀似乎立即懂得了这些,他紧紧握住伊万的双手,又顺势抓住了他的领子……

“大雪深埋下的土地,等待春天的来临……”

他倾身贴向伊万的脸,用尽全力。两人的身体靠在一起完全没有阻力,唯一的妨碍只来自于内心。他吻上了伊万因为惊异而半开的双唇,轻微的吐息,冰刀在瞬间失去指引。借助仅存的惯性他们平稳地、缓慢地滑到了冰湖中央,在下一个片刻还没起步的刹那,伊万有力的双手一下就把王耀压进了自己恒古不变的可靠胸膛,气息和热度忽略空气的存在在彼此体内交织混杂……

“……我不需要!听见了么?我根本就不需要那个,不能让我们彼此依靠的世界!……”


伊万唱的那首歌!!我居然没有去找!多亏死者大大提醒TVT!!!!

于是强力点击此处!!!!


http://www.goman-media.ru/audio/Predstav_sebe_s_Gomanom.mp3

噢噢噢噢噢噢嚎叫好美TAT!!!

(待续……)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2009-08-19 : 废柴翻译 : 留言 : 3 : 引用 : 0
Pagetop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哦谢特!完美男人小狗熊嗷!》《
2009-08-22 23:38 : 九海 URL : 编辑
能嫁给这样的我们死而无憾了对吧??!!!TAT!!
2009-08-23 11:53 : 阿席 URL : 编辑
向作者[�Ǿ�](好把也许告不到……)[/�Ǿ�]和尊敬的翻译大人告白
[��:FF0000]我爱你(们)!![/��]
2009-08-24 23:13 : t27 URL : 编辑
Pagetop
« next  主页  prev »

Это я

shidamonze

Author:shidamonze
想了想还是把头像用回来了- -
shidamonze☆gmail.com

使用语言:
中文
Русский
English
2017.11.7

Привет~!

链接正在整理中=3=

 

只要现在 我会回来

Подсолнух

豆瓣

 

=3=

五月师父~闪亮..

老爸= =

娘子=3=~~

Катя

Маша

子包~~我们深爱着Z神..

 

偷窥,надо~

李老师

开膛王子

婷婷

阿绿=3=

十二姑娘>w<

~suki~=3=

三井雪媛~=3=

罗兰=3=~

 

10年而已嘛~

豆子姐

三哥.....!

大哥

幺弟

花花

蠢神双子

小S

五哥!

桐子~

 

过去现在和将来~

E姐姐~好文艺

醉鳳親~~=3=

意呆

大受眉毛子~~

最终KY蓝蓝路

幽幽子.... 伪LOLI大叔属性

亲分~~

Zektbach~=3=~

Калякай~=3=

Вы здесь~

Мир?

露爹加油超过妹子!!(被妹子T飞)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