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语露中文翻译之五 《起死回生》第三章(完结|||) 真正的蠢文在此....掩面 春哥笑而不语


终于结束了..........明天转战短文去|||漏 我已经濒死了.........谁来给我力量T T

翻译原作者已授权~^ ^~

老话~~~转载它是禁止的嘻嘻嘻



题目:起死回生
章节:第3章
作者:Diaspro.
引述: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出处在此:http://diary.ru/~Hetalia/p58895744.htm
原作:Axis Powers Hetalia
CP:露中,白鹅以及N多人出没
体裁:romance, humor
状态:完结章
篇幅:中长
年龄限制:PG-13
免责声明:我不是主黑的,向本家致敬!
敬告:拍砖随意。
作者的话:/印/度/被我想象成了女孩子,本家设定里没有她吧?有这个人设么?那个啥,我觉得“费里茨依亚诺”的发音比“费里奇亚诺”要舒服些,嘛嘛~(译者:咱们还是费里奇亚诺吧|||||)

资料:文中潜台词有包含俄/中一段较长时期的关系发展内容……想详细深入的话,维基可以帮助你们……


俄中关系的特点在于持续的高度活跃发展,一个健全的法律架构和广泛的体制结构的双边互动以及全方面的积极沟通。
——引自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耶维奇•普京的一篇论述俄/中/关/系的政论。

第三章

贴着嘴唇的熟悉味道,慌张吸入的冰冷空气,紧紧拽入手心的衣领——还有,从喉咙里溢出的呻吟。

“万尼亚……我……”王耀眯起了眼睛,黑色的眸子瞬间被挤压成了薄薄一片,“我没有允许你继续下去吧……阿鲁!”
伊万用惊讶的眼神眼睁睁看着王耀从他身前跳开。可就在刚才,这家伙分明还因为唇舌挑逗而分了神。
“再来一次嘛……”布拉金斯基犹豫地一再请求,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吻你只是为了感谢你教我滑冰,阿鲁。我准备用明天一天的时间,直到新年的最后一声钟响,来决定到底是不是要和你上床,阿鲁。”王耀说得面红耳赤,他回过头慢慢向岸边滑行,身后那双淡鸢紫的眼睛将他的背影锁在白雪皑皑中唯一的视线之内,这使得他几乎每走一步都要小绊一下。

“喂!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伊万迅速滑到王耀身边追喊,“我的意思不是要和你做爱!只是感觉……厄……总之你肯定明白我的意思了……”布拉金斯基的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王耀斜了一眼伊万,却发现这家伙的手在微颤。

有些惊奇,或许是因为过度紧张。

“笨蛋,阿鲁……”王耀低声骂了回去。他藏起笑容,就像躲雨的麻雀一样无精打采,“这算是……两个老家伙在约会,阿鲁?”
“这里上年纪的只有你,”伊万摆出怒脸,“我可是精力旺盛的年轻人!”
“信我一句吧——你不是,如果你在大马路上这么拉着我……”黑发男子把仅有的笑意拱手赠给了冰天雪地,“要是谁看见了,没准还以为你是个恋童癖,阿鲁。”
“有什么区别呢?”伊万自信地断定,就像偷腥的猫儿般笑得很是得意。
“你这话到底和现在有什么联系和深意,阿鲁?”王耀表示一下兴趣,抹平了表情低下头去专心对付起脚上的鞋子。
“当然有。我只会亲近于那些我需要的、对我无恶意的,以及那些对我有利的合作。不管是在经济计划方面,还是在政治计划方面。那个戴眼镜的,我最终会让他闭嘴。”
“阿尔什么的……我们以后再说,阿鲁?”伊万的声音明媚温和,细听之下却宛如夹杂着雪粒纷扬而下。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这种矛盾的,甚至有些自虐的嗓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今天这番话里带着明显的不以为然的愉快轻佻。而当这一口吻在提及“那个戴眼镜的”之时却显得有些愤怒。而就是这,让王耀没来由地突然感到嫉妒。他想到那个金发的家伙可以去和伊万进行各种严肃的竞赛,虽然傻气十足,但是对于后者而言都是一样的。

王耀拉了拉伊万的胳膊。

“他啊,他有个北/约/,我们确实需要一个多极世界。”
“行啊你去搞吧,然后不用来见我了,阿鲁。”
“但是……”伊万牵上了绑着小枞树的绳子,“我想和你在一起,不行么?”
“都分手多少年了,阿鲁?永远的幸福是不可能存在的,我们的上司用残忍而天才的做法告诉了我们这点,不是么,阿鲁?”双腿陷进齐膝的深雪里,王耀又往前多走了几步,拉开了一个后者看不到前者表情的距离。
“我不会放弃的。”伊万停了下来步,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头被困在积雪中的小兽:“我们难道不是还在藕断丝连么。尽管相信我,不要担心。”他说得很认真,吐字清晰,意思明确。所以他也相信对方能懂。
“你也说过疼痛只有第一次,阿鲁,”王耀嘟囔着埋怨,“我最相信的那个什么人的,阿鲁!我喜欢的是他,你知道么!”
“我只是太了解你了,”伊万歪头揉了揉肩膀,“不管怎样,那件事我并不坚持。”
“当然了,阿鲁。你从来不坚持,阿鲁,这回答是肯定句么?”
“啊哈!”



“请进,尊敬的客人们。”阿尔洛夫斯卡娅打开门。弗朗西斯,路德维希和/印/度/率先走了进来,费里奇亚诺,亚瑟,阿尔弗雷德和本田菊紧随其后。如果说前三个是被邀请的,那么后面这些就只能说是一个美丽的意外了。
“未受邀请就来造访,请允许我表示歉意,”亚瑟最先开口,看上去就像个真正的绅士。他甚至主动帮助娜塔莎挂起大家的衣服,又转而将大家的行李逐一在前厅摆放整齐,“希望没有麻烦你们?”
“您说什么呢,完全没有,哥哥看到你们会很高兴的。”阿尔洛夫斯卡娅将众人带到客厅。正厅的中央摆放着巨大的桌子,上面摆满了珍馐,被花朵和彩带装饰一新的小枞树靠窗而立,“我这就去叫他,请你们随便坐。”娜塔莎说完就退了出去。

客人们围着桌子坐下,却又突然发现,自己面前早已准备妥当的各式餐具,而且还不止这些——餐桌的另一边赫然空着九个位子。

“恩……要是只有我,路德和印/度来了怎么办啊?”弗朗西斯笑道。他扫视了整桌的豪华大餐,悻悻地发现唯独美酒还没被摆上桌来。他有些小在意,甚至是担心。
“在我家的话,无论是什么情况啤酒早就摆上来了”,旁边坐着的路德维希用他那深沉的嗓音回应道。他正在告诉费里奇亚诺,如果对方继续摆出这傻里傻气的笑容,那么在餐桌上,这将成为一件多么羞耻的事情,“你自己邀请了亚瑟,阿尔弗雷德就跟来了,用的还是‘我怎么能是最后一个?!’的白痴理由。听说本田邀请了王耀?啊,不过他好像已经来了。怎么说,布拉金斯基还挺有远见?”
“好了大家,人都到齐了么?现在最重要的是,既然我们难得聚在一起迎接新年,那么就把所有的不合和分歧暂且放到一边吧。”印/度站了起来。她今天把自己又长又直的栗色头发整齐地梳到脑后别成髻,纤细胳膊上的金镯子撞出清脆的响声,深红色的纱丽长裙上还绣着难以言喻的美丽花纹。

门又一次打开,九张椅子的主人陆续走了进来。迎新的浓厚节日气氛弥漫了整间屋子,所有人的心情也都随之高涨。娜塔莎第一个走进来,坐在了费里奇亚诺旁边,不同方才的是,她换了身绿色晚礼服裙,显得光彩照人。紧跟着入座的是菲利克斯,托里斯,乌/克/兰,以及一脸严肃的/格/鲁/吉/亚/,爱德华和莱维斯。

最后的最后,伊万和王耀在所有人的注目下走了进来。高大而端正的伊万穿着浅灰色的燕尾服,雪白的衬衣领上打着深红色的领带,在他身后站着纤瘦到令人吃惊的王耀,艳红色的丝绸旗袍,开衩,在大腿两边流过一道滑顺的直线。绸缎上绣着金色龙纹,使得整个人显得华美异常。(译者:作者原先说的是旗袍,鉴于上下文我发现她并没有让NINI穿女装的意思.....但是|||)众人都在交头接耳,阿尔的拳头不自主地攥了起来,本田咬紧了牙关,一切都平静得不曾跌出波澜。
“捏捏,德意志,你看啊,”尽管是刻意压低了,费里奇亚诺的声音依然在大厅里盘旋,“本田君和琼斯在吃醋。”
格/鲁/吉/亚/温和地笑了:“费里奇亚诺,切记不要等自己的肾出了毛病才知道要去喝波尔荣矿泉水。”(译者:可以治病的水)他对此表示怀疑,却不道破。说白了,现在的情景就像是,一个小伙子终于被上天赐予了追求幸福的权利,而他的身后正围满了一群无比嫉妒却又无可奈何的大小醋缸。

“立陶,你怎么了?”一脸严肃的托里斯反常得令人意外。托里斯面无表情地看着伊万自觉自然地搭放在王耀腰间的手,仿佛他完全不想,也不准备对众人掩饰这一切。

“没什么。”托里那提斯的回答带着颤音,行动却完全相反。桌底下的手在攥紧,关节印出苍白。
一切都过去了……都结束了。

“好!在这里先向大家问好,能和你们一起迎接新年我很高兴。希望我们能继续保持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伊万说。
一边的印/度带着温柔的笑容,“大家的问题都先放开,”她看了一眼乌/克/兰,“还有大家要互帮互助。”
阿尔弗雷德擦着眼镜频繁点头以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新年,我建议弗朗西斯帮忙和我一起去拿香槟。”

男人们陆续离开,剩下的国家们在一片欢乐中各自分享着彼此的新鲜事和新计划——事实上也只有在新年前夜他们才可能完全放松,允许自己忘记所有的工作和忙碌。

“喂,布拉金斯基,看见本田的脸了没有?”弗朗西斯意味深长地笑道,顺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夹克和西服——这一切和他的玫瑰色衬衣搭配的很是完美。
“我这么穿是耀坚持的,他为了给我找条合适的领带满屋子上下跑来跑去的,”伊万笑起来,打开后门,从雪堆里拿出一瓶又一瓶的香槟。
“王耀穿红色非常漂亮,怎么,你还没有把他弄到手?”
“我试一下吧,”伊万忍不住大笑起来,把冰凉的玻璃容器递给了波诺弗瓦,“我看,如果没有瓦斯的话,你们大概都要到冰天雪地里拥抱北极熊了。”
“喂,关于瓦斯的话,是/乌/克/兰/的事....”
“啊,我知道,”伊万的笑容被恼怒代替,“我会去说她的,但是今天不行,好么?”
“我懂~”

“哎呀?你们要走啦?还有半个晚上呢,阿鲁!”王耀向外看了看,拉住了伊万的手,“客人们说要再多喝一点,阿鲁。”
“一群酒徒....”伊万看着他、看着他,一脸温柔。
“你今天……很帅……阿鲁……”王耀坐在伊万的腿上,温热的气息扑打在耳边,“而且酒量也……”
布拉金斯基满意地把跟前一团软绵绵的身子揉进自己的怀里,心想,这家伙果然和平常一样又醉了。意呆利东倒西歪地追着要给路德维希脱衣服——要知道他喝的根本不算是酒,只是香槟。在一片莺歌燕舞和高谈阔论的放纵中,没有人注意到有两个人儿怀抱到了一起。

“你不要再喝了。”伊万体贴地说道,大手抚上王耀的腰。
“我没醉,阿鲁。”王耀含糊其辞地应答,他把脑袋靠在伊万宽阔的肩膀上,昏昏沉沉间感觉自己正在不停的下坠。
“但是实际上你已经醉了……”他把王耀轻轻抱出房间,感情有些无奈地想着。
“哥哥你要去哪里?”娜塔莉娅追了出来拽着伊万的胳膊使劲往回拖。
“我马上就回来。”

确实也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伊万上了楼,在主卧室里给王耀换了衣服,最后将他安置在柔软暖和的大床上便起步离开。他准备让王耀好好睡时间上一觉,因此在离开时他走得出奇的小心,脚步轻得只有从不说话的地板知道。

“伊万,把他弄到哪里去?”在回客厅的走廊里伊万被路德维希拦了下来,后者的怀里正抱着一样呼呼大睡的费里奇亚诺。一家之主指了指原本为乌/克/兰和娜塔事先准备双人客房,路德维希点头,就像伊万对王耀所作的一样,他也上了二楼,只是之后没再回来。

这场疯狂派对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早晨的七点多,曾经在最残酷的战争下屹立不倒的国家此刻却瘫倒在了各式各样的犄角旮旯里——包括那么过去的苏/联的成员们。

伊万睡倒前的最后记忆,是他不断地把醉如烂泥的客人们拖进卧室里。不过至于把谁和谁都安置到了哪里,他记不清了。伊万蹑手蹑脚地将趴在他身侧打着猫儿呼噜的王耀翻开,他已经准备好,也是时候应该走出宿醉的混乱梦境了。

可惜脑袋还是蒙蒙作响,或许是因为刚刚睡醒的缘故,伊万看上去多少有些闷闷不乐。暴风雪连着整整两天下得欢快,道路也已经被几尺厚的冰雪封冻住了。伊万从枕头上抬起沉重的头,又因嘴里的怪味而皱起了眉头,布拉金斯基强迫自己起床,径直走进浴室里用一遍遍的冲凉以迫使自己清醒。回到客厅,他伸手从远处的盒子里拿了瓶什么东西,就着瓶口灌了下去(译者:葡萄糖酸锌!!蓝瓶的!!抽飞),这东西似乎立竿见影,伊万顿时觉得自己有了胃口。于是他就像一头刚从冬眠中醒来,急需觅食的北极熊一样踱到冰箱边,那些昨晚宴会剩下的食物成了上好的选择。又是一转眼的功夫,水壶立在灶炉上呼呼地冒着白雾,下面有蓝色的火焰燃烧。早晨的一切显得平和安详,伊万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随而把目光投向壁炉——托里斯和乌/克/兰正躺在那里游走在睡梦边缘。伊万走了过去无情地将他们推醒,说着“三年顶五十年”的老话,命令两个可怜人去各个卧室里把大伙叫醒,而他自己又转进了厨房。还好这对临时组成的突击小队不但机灵而且十分聪明,他们显得顺从,专心而又条不紊地进行着这项使命——这情景有些似曾相识,但还说不上是触景生情。可既便如此,还是让伊万在内心深处感到不可思议。

新年,新的一天。

崭新的阳光无力将众人拉醒,仿佛一群人都把魂魄丢在了昨夜黑暗的阴霾里。刚从醉酒状态中醒来的庞大队伍聚在了一起——而方向无一例外的是浴室,厕所以及餐厅。一群人就像飞奔的苍蝇在屋子里上蹿下跳跑来跑去。等脑子都清醒了,这支队伍又开始互相交换礼物,大家的心情又一次高涨,准备离开的时候,众人的脸上无一例外地带着满意的笑容。

他们在这里告别过去的节日。

“下次请再来和我们一起过节。”伊万提议道,抬起胳膊和大家一一握手道别。王耀慵懒地依靠着门框,微笑着点头,像极了一个附和丈夫的妻子。
“也许吧,和你们喝酒非常舒畅。”阿尔弗雷德代表大家作了总结性发言,他已经很好地适应了用苏打水冲淡了的威士忌。可其实就在早晨他的胃还被十一度的香槟和四十二度的白兰地折腾得翻天覆地死去活来。但是布拉金斯基早就注意到这个家伙有点奇怪了。
“谢谢你,哥哥,这个新年我过的很快乐!”阿尔洛夫斯卡娅换上了新的毛大衣,拥抱了伊万作为告别,带着队伍向家回去了。伊万和王耀目送着他们,直到所有人都成了在齐膝深的雪地上跋涉的小黑点。

“于是又剩下我们两个了。”伊万冲王耀露出温和的笑容。
“昨天很抱歉,阿鲁。睡到整个头都倒在你身上,唉,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喝醉的样子,阿鲁。”王耀不自然地笑了笑,拉住伊万的胳膊,使劲把他往二楼拖。
“那么我们……就像你所想的那样迎接新年吧,阿鲁?”

他很善良。他以关心你的健康作为问候,他从不拒绝帮助,不管自己在什么境遇下,他总是微笑着鼓励别人;他很强,但是从未越界,他用自己的高傲地保护着自己的土地,即使在最屈辱的时刻,他的眼睛里也从没有恐惧与令人沮丧的灰心。他相信自己的作为,从不会放弃自己的想法。他有信心——他信任着自己一定会取得胜利,信赖着这片无边的金色大地。他的心灵火热,令人充满依赖感,因为那里有着他不变的信心,希望和爱。他的家舒适而温暖——大门总是向着客人们敞开,他乐意让大家走进自己干净明亮而温暖的家,这里将一切都准备得很是妥当,从方格毛巾到轻薄的棉制床单。丝绸要比棉昂贵美丽,但是丝绸充满凉意,光滑不可靠。当你躺在床上的时候就能切身感受到,棉布带来的柔软温暖以及舒适,特别是——

特别是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新的一天散发出蜜糖般的甜腻味道;还有就是,当他柔软的嘴唇触到耳尖的时候……


The End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2009-08-29 : 废柴翻译 : 留言 : 6 : 引用 : 0
Pagetop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笑而不语!
可是就这么完了我不甘心!
2009-08-29 20:44 : 黑糖仙贝 URL : 编辑
小狗熊,你每天都在幻想些什么?(笑摔
2009-08-29 21:16 : 九海 URL : 编辑
[心]在的她换了身绿色晚礼服裙,显得光彩照人。
--------------
括号中的字应该是打错了?
这篇文真美啊……
不过我也觉得印//度应该是女孩子?虽然本身对她好感并不大……如果是美女就好了~
2009-08-30 00:24 : t27 URL : 编辑
诶它就这么完结了吗!伊万你可真棒你居然什么都没做!我觉得意犹未尽啊……
2009-08-30 02:25 : 三井雪媛 URL : 编辑
T口T口胡这露家姑娘是多么的纯爱多么的文艺啊!!比起来我心中的露中真是又虐又扭曲……面壁中…………
不过还是忍不住想问…“阿尔的拳头不自主地攥了起来,本田咬紧了牙关”这句隐含啥呢?……4P?=w=
2009-08-30 14:34 : 泪崩中 URL : 编辑
>>AA
笑而不语!就这么完了我也不甘心!!作者姑娘不把H写出来就结束了!!可是真的就完了....OTZ
>>九海
露他在幻想NINI穿旗袍!!双人滑!!摸大腿抱腰!!(被NINI直拳PIA飞)
>>t27
恩恩!!校对了一遍没有发现^ ^b谢谢亲提醒~改正了~嘛~要知道印.度美女多的很啊!
>>三井雪媛
露家姑娘们心中.....我们的露爸爸是能把持得住的好男人..不是sex animal....||||||


说白了她们是想让NINI主动吧!!!!露你糟糕死啦!!
>>泪崩中
是...吧?我觉得这作者姑娘想...把伊万描写成个韩剧男主角的形象= =.........
2009-08-30 18:11 : 阿席 URL : 编辑
Pagetop
« next  主页  prev »

Это я

shidamonze

Author:shidamonze
想了想还是把头像用回来了- -
shidamonze☆gmail.com

使用语言:
中文
Русский
English
2017.11.7

Привет~!

链接正在整理中=3=

 

只要现在 我会回来

Подсолнух

豆瓣

 

=3=

五月师父~闪亮..

老爸= =

娘子=3=~~

Катя

Маша

子包~~我们深爱着Z神..

 

偷窥,надо~

李老师

开膛王子

婷婷

阿绿=3=

十二姑娘>w<

~suki~=3=

三井雪媛~=3=

罗兰=3=~

 

10年而已嘛~

豆子姐

三哥.....!

大哥

幺弟

花花

蠢神双子

小S

五哥!

桐子~

 

过去现在和将来~

E姐姐~好文艺

醉鳳親~~=3=

意呆

大受眉毛子~~

最终KY蓝蓝路

幽幽子.... 伪LOLI大叔属性

亲分~~

Zektbach~=3=~

Калякай~=3=

Вы здесь~

Мир?

露爹加油超过妹子!!(被妹子T飞)
free counters